您的位置 : 7m网球比分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余生有你就很好完整版閱讀

奥运会网球比分板:余生有你就很好完整版閱讀

7m网球比分 www.429533.live 時間:2019-12-31 16:55:51來源:7m网球比分

余生有你就很好完整版閱讀在哪看?輕葉小說網帶來安久久陸以深小說免費閱讀,作者“愛哭的小魔王”。該書主要講述了:他親手把她送進監獄,說她殺人,要她贖罪。不論她如何解釋,他永遠不信......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

推薦指數:10分

在線閱讀地址

余生有你就很好完整版閱讀

陸以深。

時隔五年,再聽到他的名字,安久久心臟仍舊不由狠狠一痛。

她捏緊了名片,道:“也許吧……”

“完了完了,早知道他是陸以深的私人秘書,那我怎么也不能罵他啊!陸以深啊,陸氏國際唯一的掌權人,我們這才合作的品牌方,只是陸氏旗下的一個小小的,小小的附屬產業啊!”

安久久神思恍惚,沒回答顧小景的話。

顧小景兀自激動,也沒注意到安久久的魂不守舍。

……

陸氏國際,頂樓,總裁辦公室。

“老板,抱歉,我遲到了?!甭剿雇潑漚?,遞過去一份文件,“這是您要的東西?!?

陸以深抬眼,幽暗深邃的黑眸直盯著他:“你今天被追尾的時候……”

他話說到一半,又停下。

“算了,下去吧?!?

那個女人已經死了,今天在電話里聽到的聲音,也許只是相似而已。

不可能是她。

陸斯一時沒動,猶豫道:“老板,我……”

陸以深翻開文件,漫不經心道:“有事就說?!?

陸斯鼓起勇氣道:“我今天看到一個女孩,和您每年去祭拜的那位安久久小姐,長得一模一樣?!?

陸以深猛然愣住。

陸斯說:“但也許是我看錯了,畢竟我沒見過安小姐本人?!?

陸以深不自覺的捏緊了手指:“你問過她名字嗎?”

“當時情況緊急,我忘記了,但我有她朋友的電話……”

陸以深沉默了半響,最后冷聲道:“那就是你認錯了,那個女人,已經死了?!?

陸斯退出辦公室。

陸以深卻還坐在位置上怔楞出神。

“嗡……”

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震動,打斷了陸以深的出神。

他接起電話:“奶奶?!?

“以深,我今天看到你兒子了!”陸奶奶激動道,“已經四歲了!”

陸以深皺眉:“奶奶,您在說什么,我沒有孩子?!?

陸奶奶道:“不,那一定是你兒子!以深,你不知道,他長得有多像小時候的你,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!”

陸以深無奈:“奶奶,您又胡思亂想了,我還沒結婚,希彤也沒懷孕過,哪來的孩子?!?

“那趙希彤不能生,萬一是你前女友的呢,比如那個安久久?!?

又聽到這個女人的名字,陸以深心里忽然煩躁起來。

他加重嗓音:“她已經死了,死了五年了!”

陸奶奶仿佛也被這句話打醒了,開始沉默。

掛了電話,陸以深重重的捏住眉心。

“她已經死了?!彼鋈豢?,卻不知道是對著誰說。

……

工作一結束,安久久就沖去了安小白的幼兒園。

她要親眼看到他沒事。

安小白的確是好好的在幼兒園里念書,安久久松了口氣,陪著安小白吃了午餐,答應下午來接他放學,再趕去公司。

可安久久下班,再去幼兒園,卻找不到自己兒子的蹤跡了。

她著急的找到幼兒園老師。

“小白嗎?”老師道,“他不是就在門口等你嗎?我剛還看到他的……”

老師一指門口,可哪里有安小白的影子。

“奇怪,剛剛還在的啊?!?

“老師,能調監控我看一下嗎?”安久久強壓著心里的不安,“也許就會知道出什么事了?!?

“好?!?

老師幫忙調出門口監控,畫面上,安小白背著小書包,乖乖站在路邊等安久久。

可一輛黑色的轎車突然開來,停車后下來一個衣著雍容的老奶奶,蹲著身不知道和安小白說了什么,小白竟然跟著她上了車!

車子很快離開,安久久的兒子,就這樣被拐走了!

那個老奶奶,安久久認識,陸以深的奶奶。

是陸家擄走了她的兒子。

安久久攥緊拳頭,直接開車沖向陸家老宅。

可門口的保安卻告訴安久久說陸奶奶不在家,不管安久久怎么要求,就是不讓安久久進去。

“我兒子,被她拐走了,你們不讓我進去,那我現在就報警!”安久久實在沒辦法了,只能威脅,“到時候事情鬧大,丟臉的還是你們陸家!”

兩個保安變了臉色,互相對視了一眼后,突然拉住安久久。

“你們干什么,放開我!”

保安拖著安久久,竟是要把她關在保安室里。

“你不是要見陸老太太嘛,等她回來,我們會安排你見她的,現在你就在里面等著吧!”

安久久用力掙扎,一腳踩在身后人腳背上,趁機甩開兩人,轉身沖進老宅里。

宅子里果然沒找到陸奶奶人。

整個老宅的傭人和保安都追在安久久身后,試圖抓住她。

安久久把整個老宅翻了一遍,也沒找到人,還被幾個傭人堵在了走廊里。

“別跑了!”站在最前面的管家道,“你這是私闖民宅,違法的,我們一定會依法追究你的責任!”

安久久現在只想找到自己的孩子,其余的根本管不了。

她左右看了看,發現陸以深的房間,想也沒想就推開門。

“不能進去!”管家大喊著沖來。

安久久哐當一下關上門,鎖住。

她后背靠在門上,打量這間她曾經十分熟悉的房間,心里忽然一酸。

在陸以深母親過世以前,安久久每個月都會和陸以深回這里住幾天,這里的每一寸,她原本都十分熟悉……但現在,這些都已經過去了。

安久久打住自己的回憶,她把自己包里的東西通通倒在床上,翻找那張不知道被她塞到哪里去了的名片。

“開門!”傭人還在外面敲打門板,“這位小姐,你再不開門,我們真的報警了!”

安久久沒理會他們,而是撥通了那個陸斯的電話。

嘟嘟……

“喂,您好,哪位?”

電話終于被接通了。

安久久閉了閉眼,深吸口氣,才說:“我是安久久,麻煩你替我向陸以深轉告一句話?!?

電話那邊安靜了幾秒,才說:“您說?!?

安久久一字一字,慢慢道:“告訴他,我在他臥室里,等著他?!?

電話那邊猛然陷入沉默:“您……您說什么?”

在臥室里等,這是要做什么?

安久久冷聲道:“半小時,半小時內他不出現,我就放火,把整個陸家老宅都給燒了!”

說完,安久久掛了電話。

門外的傭人沒有陸以深臥室的備用鑰匙,也不敢真的報警,就這樣和安久久一直僵持了下去。

二十幾分鐘后,門外混亂的說話聲突然停住了。

接著是男人沉穩有序的腳步聲。

有人恭敬而又驚慌的喊了一聲:“少爺,您怎么回來了?”

安久久屏住了呼吸,心跳一點一點的急促。

陸以深,來了。

她站起身,渾身緊繃的盯著門口。

“叩叩……”

門被敲響,陸以深低啞的嗓音緊跟著響起,“安久久,我來了?!?

安久久僵硬的挪動著身體,緩慢的走向門口。

她抬起手,握住門把,卻沒有勇氣打開。

哪怕已經過了五年,安久久發現自己,還是沒辦法平靜鎮定的面對他。

“開門,安久久?!甭揭隕畹脫品⒗淶納?,再一次響起。

安久久深吸了一口氣,拉開了門。

{ganrao} 山东体彩11选5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贵州茅台股票走势 甘肃11选五最大遗漏 娱乐518电玩城 内蒙古11选5技巧 58娱乐城百家乐心水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排列3玩法中奖说明 江苏省11选五开奖结果 智富配资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遗漏 上海十一选五手机版 股票基础知识k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