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7m网球比分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歐景恒白笙小說

网易网球比分直播:歐景恒白笙小說

7m网球比分 www.429533.live 時間:2019-12-31 16:40:43來源:7m网球比分

《天生緣分:總裁大人看對眼》歐景恒白笙小說最新章節在線閱讀由輕葉小說為大家帶來,這是作者“葉子清青”原創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說,主要講述的是男女主角歐景恒、白笙之間非常曲折的愛情故事,喜歡的可以來了解下!

推薦指數:10分

在線閱讀地址

歐景恒白笙小說

“這是親子鑒定!”

長相艷麗的莫蓮花將一份文件扔在白途安面前,高傲又咄咄逼人。

白途安愣了一會,這才拿起桌子上的文件,打開。在看完內容后,他的手顫抖著,臉上既是喜也是悲。

孽緣啊!十個月前的那一次酒后誤事,居然釀成了這樣的果。

“你家那個這么多年了蛋都下不了一個,這輩子怕是難有后了。你為白家想想吧。白笙可是你的親生兒子!”莫蓮花步步緊逼。

這可是她嫁給有錢人的唯一門路了,還好她的肚子爭氣,生了個兒子。

經莫蓮花鬧了一個月,白家終于決定在白笙滿月的時候來接白笙回家。

明日就是滿月了,她就能離開這個破爛的屋子!莫蓮花得意地臥著喂奶,不知不覺睡著了。

待她再次醒來,發現懷里的嬰兒早就被她憋死了……

“不!小笙,小笙!”

她的兒子沒了!她的富貴生活沒了!莫蓮花抱著青紫僵硬的嬰兒,目光無焦距。

在她感覺她的人生走投無路的時候,忽然她聽到外面傳來隱隱約約的嬰兒哭聲。

鬼使神差地,她披上外衣尋著哭聲找去。

在枯草堆后面,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哇哇大哭。莫蓮花把嬰兒抱起,發現是個女嬰。

環顧四周,沒有一個人。她看了看漸漸泛出魚肚白的天空,一個鋌而走險的計劃冒了出來……

二十三年后。

人事部經理打量著眼前的男人。

白笙,男,二十三歲,T大碩士研究生優秀畢業生。

經理一邊看白笙的資料,一邊暗自可惜。

二十三歲就研究生畢業,以他的能力應聘總裁特助沒有問題,就是他的身高……

經理又打量了一下白笙。

一米七對于女生來說夠高的了,但是如果是男生就矮了些。特助需要的是工作能力,外在形象也不能忽視。相比而言,前面那男的綜合條件就不錯。

白笙女扮男裝了二十三年,最怕人家仔細打量她。經理一直在看著她,她有些緊張。

經理想了想,覺得刷掉白笙有些可惜。

“這樣吧,明天早上九點,你來復試,提前十五分鐘到這個會議室,會有人你們去找總裁?!本澩蛩閎米懿米約貉?,畢竟現在選的是總裁特助。

“好的!謝謝經理!”白笙喜出望外。

對于向全球第一的歐氏集團投簡歷,她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,沒有想到進復試了。

白笙高興地走出會議室,臉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悅。

聽說進入復試的就五個人,成功的幾率還是很大的。只要能進入歐氏集團,那她和芊芊的生活就會寬裕很多,她能給芊芊更舒適的居住環境,更良好的教育條件。

看到白笙從會議室里出來,韋曼妮沉下臉來。歐景恒居然要招特助了,他是想將她從身邊撤走嗎?

韋曼妮捏緊了拳頭,不可以,她絕不允許別人占了她的位置。她雖然是公司副總裁的助理,可一直以來,歐景恒工作上的各方面都是她在替他安排。為此,她跟歐景恒的關系很是密切。如果歐景恒有了自己的特助,那她就沒有這么多理由接近歐景恒了。

“唉,你是來面試的吧?”韋曼妮朝白笙走去,叫住了她。

白笙點點頭,疑惑地看著韋曼妮。

“明天要復試?”韋曼妮繼續問。

“是?!卑左喜恢浪撬?,只能禮貌地回答。

韋曼妮一笑,道:“復試時間改為十點了,地點不變?!?

“啊?哦?!卑左嫌ψ?,但仍舊疑惑?!扒胛誓?”

韋曼妮還沒有回答,身后就傳來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聲音。

“曼妮姐,韋副總找你?!崩慈擻鍥鼻?。

韋曼妮對白笙頷首告別,快步離去。

她是公司的人?那說的話應該是真的。白笙想著,把時間記了下來。

翌日。白笙送芊芊去了幼兒園,看看時間還早,就慢慢地搖著地鐵去復試。

剛剛來到公司樓下,白笙還想著去衛生間整理一下儀容,人事部的電話就打來了。

“請問是白先生嗎?你還來不來參加復試?我們要去面見歐總了?!?

白笙一驚,看了看時間,剛剛九點,要提前一個小時去候著歐總?

白笙也不敢多問,加快了腳步:“我到樓下了,我馬上就上去!”

“你怎么這么不重視,說好的提前來候著,現在都幾點了?我們先上去了,你待會自己到頂層的總裁辦公室來吧?!?

人事部“哐”地把電話掛了。

白笙愣了一下,聽著手機里傳來“嘟嘟”的聲音,回過神來,奔向歐氏集團高聳入云的大樓。

歐景恒坐在偌大的總裁辦公室里,看著站在面前的兩個面試者,微有怒色。

說好的復試是五個人,怎么只來了兩個?其中一個人的袖口還有咖啡的漬跡,雖然不明顯,但是他還是觀察到了。歐氏集團和他歐景恒就這么入不了他們的法眼嗎?!

“就你吧?!奔虻サ亟渙髁艘幌?,歐景恒對著一個人丟下一句話,然后大步離開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來晚……”話還沒有說完,白笙就撞到了一堵肉墻,往后倒去。

歐景恒眼疾手快攬住她的腰,兩人的胸部以下緊緊地貼著。

白笙驚慌的臉龐在歐景恒眼前掠過,他手里握住她細細的腰身,宛若拂柳。

只覺得一股熟悉又陌生的電流竄遍全身,身體的某處起了反應。但是在看清楚他是男人之后,歐景恒皺眉,猛地推開了他,憤然離去。

白笙跌坐在地,不知所措忘了爬起來。

那人發什么神經?明明都接住自己了,結果還推了她一把!這下她摔得更疼了。

白笙皺著眉頭,不敢在大群廣眾之下揉自己的屁股,只好咬著牙爬起來。

此時,走廊處站著一位長相俊逸,身材頎長的男子,薄唇勾一抹不拘的微笑,左耳閃著炫目光亮的鉆石耳釘給他那帥氣的臉添加了一絲不羈,整個人狂野而不失高貴。他正是歐氏集團的副總歐景玖。

歐景玖看了一眼呲牙咧嘴的白笙,意味深長地笑了笑,追歐景恒去了。

辦公室里其他的人出來,人事部的經理遺憾地看著一臉苦相的白笙。

“抱歉,面試已經結束,你沒有通過,請回去吧?!彼底?,帶著人離開了。只留白笙一人仍舊愣愣地站在門口。

歐景玖象征性地敲了敲休息室的門,就徑直走了進去,發現他的老哥正在浴室里,干嘛呢?

沖涼水澡唄!

歐景玖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坐在沙發上優哉游哉地等著歐景恒出來。

不一會,歐景恒就圍著浴巾出來了,一邊擦著濕噠噠的頭發,一邊瞪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歐景玖。

對,歐景玖現在就是在幸災樂禍的瞧著他親愛的老哥,歐氏集團的歐大總裁。

“收起你那看戲的嘴臉!”歐景恒把毛巾往歐景玖頭上一丟,坐在他旁邊,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紅酒。

“哇哇哇,臟死了,你惡不惡心!”歐景玖鬼叫一通,把毛巾扯下來,丟在地上。也不知道他的毛巾擦了他身體什么地方,居然就丟他頭上!

歐景恒眼微瞇。

居然嫌他的毛巾臟?

接收到歐景恒射來的視線,歐景玖立馬擺擺手:“呵呵,開玩笑的,不臟,不臟?!彼底畔悠賾昧街甘種改篤鸕厴系拿?,遠遠地丟在沙發的另一頭。

見歐景恒沒有再理會自己,歐景玖狗腿地湊過去:“哎,我說老哥,剛剛我可是看見了哈……”說著手指了指歐景恒的檔部,然后笑得一臉的猥瑣。

“不說話,沒人當你是啞巴!”歐景恒嘴上是這么說,神情上卻有一絲尷尬,只好喝了一口紅酒,借以掩飾。

{ganrao}